首页 > 文化 > 秦东戈马

红旗漫卷——白水起义震关中2

2018-04-16 15:51:33  渭南市新闻信息中心  

2配合大军武装起义


       1947年9月24日中午,国民党白水县政府接到林皋乡电话,称“共产党的大部队从林皋以西向东南开进……”中共白水县工委得悉后,即派共产党员杜子厚和郝俊杰以侦察“敌情”为名,出城与野战军联系。在白水县西南20多里的蒲城东党村,野战军四纵政委牛树申、司令员王世泰接见联络人员,并指示:“立即回县城,当晚举行起义,配合部队解放白水县城。”并议定细节:晚9时至10时举行起义;打开东城门,派两名向导引野战军入城;起义部队消灭城内由县政府掌握的武装力量,野战军消灭城外武装力量;起义部队每人臂缠白毛巾为联络记号。
        联络人员返回县城后,离约定起义时间只有三四个小时,来不及召开党的会议,杨培才同王天授、田焕贵商议后,即指派党员分头向有关人员下达了准备起义的指令。
        当天中午,县长饶国钧得知野战军逼近白水消息后,立即召开紧急军事会议,部署县城防务。会上决定:杨培才为城防总指挥,保警队防守内城北门至南门,预备队守内、外东门及东水门;自卫营守外城北门至西门一带;其余武装力量(警察局武装警察100余人,县政府两个警卫班约30人,城关镇民团集中队约100人,这些战斗力都不强)作机动兵力。
        下午7时许,县长饶国钧突然召集杨培才、自卫营长李新民及警察局局长盛德章共同巡视城防。巡视中,李新民提出自卫营独守外城及内东门,理由为营部在东门附近。杨培才坚持要执行城防会议决定。争执中,县长表示按总指挥的指挥行事。杨培才即令李新民将其营部和部属全部搬到外北门城楼上守备。消除了因调防可能引起的麻烦和隐患,使起义部署得以胜利实施。
        巡城刚结束,城东传来枪声,西北野战军四纵解放新生煤矿的战斗已经打响。枪声越来越密集,县城陷入混乱。警察局局长盛德章带10余名武装警察以维持秩序为由在街道和城墙上乱窜。杨培才令盛德章回局听候指示。紧接着,县长饶国钧打电话要杨培才保护他弃城逃跑,杨培才告诉他不要惊慌,县城可坚守住,并即派武装前来县政府“保护”他。县长急切要求:“你快给我派武装来!”
        晚9时,四纵兵临城下,将县城重重包围。同时,杨培才、田焕贵等召集保警队、预备队、便衣队班长以上士官在保警队队部开会。杨培才代表中共白水县工委宣布武装起义,并下达命令:赵启才、王生福担任四纵入城向导;田焕贵率“预备队”开东门,解除警察局的全部武装,并打开监狱释放囚犯;杜子厚率“便衣队”及“保警队警卫班”攻入县政府,逮捕县长及其他军政要员;张云中、权世民率“保警队传令班”解除城关民团集中队武装,并收缴两个银行(当时城内的省行和县行)的枪支;王世魁率“保警队三分队”布防南门及小西门,阻止县政府军政人员外逃;肖善率“保警队二分队”把守内北门,截断自卫营与县政府间联系;雷致远率“保警队一分队”在内东门城楼上待命往援。
        命令下达后,各自行动起来,内外配合(内指原安插在县政府的共产党员),顺利完成了任务。警察局长束手就擒。县政府警卫班被缴械,县长饶国钧被捕获,县政府其他机动兵力先后向起义部队缴械投降。同时,守卫东门的起义部队,以约定信号与野战军取得联系,并由向导引导其一部入城,直取外北门;城外亦加紧攻击,守卫外北门的自卫营营长李新民只身逃跑,余众全部被俘。在搜索国民党军政人员时,处决了三青团干事长高锡龄等人。至10时,白水武装起义宣告成功。9月25日清晨,西北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员王世泰、警一旅旅长高锦纯及中共路东临时工委的张凤岐、张军、周有才进入城内,与杨培才、田焕贵等一起研究决定,立即成立白水县解放委员会,发布布告,安定民心。解放委员会由杨培才任代主任,起义队伍改编为白水游击支队,杨培才任支队长,田焕贵任副支队长,下设3个大队、1个独立中队、l个警卫队。
        这次起义,俘虏县长以下人员400余人,收缴长短枪支370余支、子弹数万发。经教育,释放了县长饶国钧、警察局局长盛德章,遣散了被县政府强抓的新兵、民夫500余人及“囚犯”,随即把城内粮仓的5000石粮食分给群众,后把尧禾、林皋仓库4000石粮食分给当地贫苦农民,把西固仓库6000石粮食散给群众,民心大悦。
        白水起义,解放白水县是在打耀县之后,我军在关中夺取的第二个县城,震动了大关中;牵制和分散了胡宗南的兵力,造成了国民党地方武装与正规军互不信任的矛盾;树立了借用敌地方武装配合解放军作战的范例;有力地打击了国民党在白水的反动政权,使这里千百年来受压迫、受剥削的劳动人民获得了第一次解放。同时为人民解放军攻克黄龙、韩城、宜川等城镇,扫清外围地方反动武装,作出了一定贡献。

编辑:睿妮